网址:http://www.liyahong.com
网站:外围网站365

艾伦·卡尔松 汤普森:客观化之诉求

  

艾伦·卡尔松 汤普森:客观化之诉求

  绝大多数观点都认为,在自然审美欣赏中,占据首要位置更多是那些源于个人或是情感层面,而非认知层面的事物,这些观点因而与汤普森的客观化诉求存在较大分歧。这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如伯林特的多感官地沉浸在自然中,卡洛尔的被自然唤起的情感,以及福斯特的被环绕着的体验明显带有主观成分,并在对自然审美价值所做的判断中,DOTA2:梦幻联赛S11首日 PSGLGDVG挺进小组胜者组决赛,判断的客观性都没有充分的理论保证。然而,持有上述观点的这些人,以多种不同方式排斥着汤普森的客观化诉求这一必要条件。一方面,伯林特似乎更加欣赏“参与美学”所包含的主观性;另一方面,尽管福斯特认为“哲学家们将面临这样一场挑战,如果要使“环绕美学”具有合法性并成为自然审美价值的某种形式的话。”但她还是倾向于“(在欣赏中)那种更为散漫的表现形式,或许这更能有益地抵御人们对(环绕美学)相对主观的审美判断的无端责难。” 汤普森的客观化诉求,仅仅是一个诉求;然而,如同汤普森所清晰阐明的,客观性确保我们的审美判断与我们伦理职责相联系——我们的审美欣赏与对其所进行的保存相联系。相应地,我认为,将它作为我们适当的审美欣赏的必要条件非常重要。对于我们所发现的那些美丽的事物,如果自然美学没有相应的理论进行支持,那么这样的自然美学根本就不值得我们去考虑。 然而,与福斯特不同,卡洛尔还是在某种程度上对客观性诉求这一必要条件上予以认同。尽管他坚持,被自然所触发的情感是“合理欣赏自然所内在要求的”结果,但他仍然接受卡尔松所主张的“客观主义认识论的要求”。卡洛尔认为,任何“对自然欣赏的描绘,如果要成为严肃的描绘,”就必须解决“自然欣赏中的客观性这一难题。”卡洛尔对这一问题的解决方式基于我们通常所说的“情感认知理论”,该理论认为我们的情感反应恰当与否,取决于我们对情感对象所作出的认知判断。举个例子,我们害怕蛇是一种恰当的情感反应,是因为我们所做的认知判断是:它是一条非常危险的、且有剧毒的银环蛇。事实上,这种针对情感的判断在某种程度上,允许我们情感反应中的客观性,但这还只是部分上吻合汤普森的客观化诉求,因为,尽管它说明了我们的情感反应的恰当与否是取决于我们的认知判断,但是它并没有对这些认知判断自身的客观性进行论证。事实上,我们害怕的这个对象是一条类似于红色、黄色以及黑色斑纹,却完全没有任何危险的西部沙蛇罢了。 然而,就适当的自然审美欣赏而言,我们发现许多理论在不能满足其它四个必要条件的同时,它们同样不能满足汤普森的客观化诉求这一必要条件。自由(欣赏)解释在这一点上特别明显。布德看上去毫不关心自然审美欣赏的客观性;他认为“为自然正确的或适当的审美欣赏提供模式”,就如同“雾里看花,水中观月”一般,因此他非常热衷于自由(欣赏)解释,认为此解释在自然的审美欣赏中“最具审美吸引力。”费希尔在这一问题上走得更为极端,明确拒绝这种“认为对自然的审美反应能相应产生客观判断”的观点,他将此观点归咎于卡尔松与卡洛尔。他的拒绝主要基于“一个为人所熟知的事实,即审美反应因人而异。”然而,哲学的真实性便在于:反应不同的这一事实不能相应推导出审美判断就具有相对性。 另外一个明确尝试吻合客观化诉求的理论,在艾米莉·布莱迪(Emily Brady)那里得到发展。尽管艾米莉·布莱迪认为她的解释与某些自然美学观点——认同欣赏中占据首要位置的是那些源于个人或情感层面而非认知层面的事物——相类似,但是她赋予首要位置的不是情感而是想象,并且她直截了当地表达这样一个忧虑,即这种想象或许会打开主观臆断的大门。进而与上面提及的哲学家有所不同,在自然所作出的审美判断中,为了(自然)保护主义者与保存主义者(译者注:在西方,特别是北美,保护preservation与保存conservation是有区别的,前者强调对自然,特别是荒野全盘保护,禁止开发;而后者则是强调对这些资源进行管理以及有秩序的开发)的目的,她认为必须确保这种判断的客观性,这与汤普森所论述的有些类似。关于想象在审美吸引力上的作为,她的回答是“适当想象”,她将其描述为一种多少带有技术性或能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掌控的想象。但她明确拒绝玛利亚·伊顿(Marcia Eaton)、罗伯特·法基(Robert Fudge)还有其他人所认为的知识在限制和导向想象上是必要的这一说法。为了实现客观性,她转而倾向于“某种到达真理的灵活途径。”但是,这仍未明了:这样的一种真理,除了铺陈一些过时的知识以外,如何就能够确定其自身的客观性?她进而尝试将客观性建立在弗兰克·斯毕利(Frank Sibley)所谓的“直觉证据”这一根据之上,这一根据如同布莱迪所指出的,“一种直接的非美学描述。”但是,她对自然审美欣赏中知识的重要性再次予以拒绝,这使得她这种尝试无功而返,即便在欣赏对象的非美学描述中,特定知识都是至关重要的。因此,尽管在满足汤普森的客观化诉求的尝试中,布莱迪的解释似乎更为坚决,但她似乎未能如愿。 对于适当的自然审美所应具备的最后一个必要条件,与赫伯恩的严肃美的直觉知识紧密结合在一起,因为最后一个必要条件,能够吻合我们对自然的审美欣赏的性质——欣赏中包含着的是严肃的成分而非肤浅的成分。这便是我们对自然审美欣赏所应持有的理念,因此,我们关于自然的审美判断,应该具有一定的客观性。环境哲学家加纳·汤普森(Janna Thompson)将这一必要条件及其拥有的全面涵义进行了清晰阐述,我因此将其命名为汤普森的客观化之诉求(Thompson’s Objectivity Desideratum)。用她的话说: 审美判断与伦理职责都将会招致失败,除非这里存有客观性的根由——以使得理性的、敏感的人们能接受它们——去认为这些事物有其价值。如果自然中的美……仅仅存于旁观者的眼睛之中,而不是从审美判断中生发出的更为全面的道德义务。仅仅是个人的、主观的价值判断将绝对不会使得我们每一个人都认为这些事物值得去欣赏,或者至少认为它值得去保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